山东元华律师事务所

办公电话:0531-89651166    

邮箱:maxianglong8888@163.com

地址: 济南市西部新城恒大财富中心2号楼1702室

元华案例

海华公司与金峰租赁站再审成功案例

更新时间:2020-06-28 10:23:43 点击数:213

   简要说明:

        2020年6月15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了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案自2016年开始申请再审,历经曲折长达四年之久,终于彻底赢得胜诉,再一次印证庭审发问的重要性。

                               

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鲁15民终102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高密市朝阳街道蓝海商务楼6楼1601室。

法定代表人:赵海,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相龙,山东元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明慧,山东元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住所地:山东省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湖西办事处南郊钢材市场内。

经营者:林金峰,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东岩,聊城高新旗胜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叶纪良,男,1958年9月21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浙江省象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春果,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冠县滨河东路北侧(水韵新城翠竹轩)。

法定代表人:许文民,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云峰,男,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月川,山东兴鲁律师事务所律师。

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以下简称金峰租赁场)诉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华公司)、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9日作出(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号民事判决。该判决生效后,海华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8月14日作出(2018)鲁15民申70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并于2018年11月12日作出(2018)鲁15民再23号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中,根据金峰租赁场的申请,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追加叶纪良为被告参加本案诉讼,并于2019年9月11日作出(2018)鲁1502民初9512号民事判决。海华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3月1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海华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相龙及刘明慧、被上诉人金峰租赁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东岩、被上诉叶纪良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春果、原审被告民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董云峰、李月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海华公司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2018)鲁1502民初9512号民事判决中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判决,依法驳回金峰租赁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者发回重审: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一、金峰租赁场起诉上诉人,属于被告主体不适格,依法应驳回其诉讼请求。金峰租赁场起诉的是“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而上诉人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上的名称为“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与“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不是同一诉讼主体,上诉人作为被告,系主体不适格。一审法院认为判决书存在误写,并在判决作出后裁定更正,这是错误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之规定,补正判决书中的笔误可以适用裁定,对于起诉的主体错误,这属于当事人民事诉讼权利义务的范畴,并不是法官失职出现的笔误,所谓的裁定更正,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另外,原审判决已经撤销,那么更正裁定也已没有法律效力。原审法院认为在向上诉人送达起诉状、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件,已对海华公司的名称进行变更,也是错误的。金峰租赁场在重审时,并没有申请变更海华公司的名称,法院无权以职权变更。二、上诉人与金峰租赁场不存在租赁合同法律关系,所加盖的印章系伪造的,一审法院认定叶纪良代表上诉人在租赁合同上签字是合法有效的,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建筑器材租赁合同》所加盖的上诉人公章系伪造,上诉人并非该合同的主体。在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号为(2019)鲁15民终2214号案件的庭审中,案外人杜光勇对于其伪造上诉人公司公章的事情已经明确承认,同时还承认其利用伪造的公章与民生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与叶纪良签订《外加工程与内架租赁承包工程》。《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与《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外加工程与内架租赁承包工程》等印章是同一枚,上诉人已经提交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这一点。在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均认可租赁合同上的印章与海华公司的备案公章不一致,对于《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上所加盖的上诉人的印章是否真实,没有鉴定的必要性。在第一次庭审后,上诉人用特快专递向一审法院提交三份法律文书、《关于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使用情况说明》《关于对〈建筑器材租赁合同〉所加盖的海华公司印章真伪无司法鉴定的必要性说明》和《司法鉴定申请书》等,上诉人认为通过法庭调查可以查清的事情,没有必要浪费司法资源,如一审法院向上诉人释明鉴定的必要性和法律后果,上诉人同意做司法鉴定,自始至终并没有撤回鉴定申请。一审法院对上述事实并没有作出认定,故意歪曲事实,枉法裁判。2.叶纪良无权代表上诉人在租赁合同上签字,其行为不应该由上诉人承担。叶纪良不是上诉人的员工、股东,在海华公司没有任何职务,也不存在委托法律关系,甚至在本案执行完毕前,上诉人对本案毫不知情,更不认识叶纪良本人。金峰租赁场作为市场经营主体,长期从事经营活动,在签订租赁合同时,应当对海华公司、叶纪良的主体资格进行调查核实,比如叶纪良与海华公司的关系、是否有授权等: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租赁费支付、如何结算等,金峰租赁场从未和海华公司沟通联系过,甚至在诉讼过程中恶意串通叶纪良让其签收各种法律文书,导致原审判决错误被撤销,严重妨碍诉讼秩序。3.《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并非上诉人签订,租赁物也未交付于上诉人使用,上诉人并非该合同的实际履行人。在(2016)鲁1525民初571号案件审理时,上诉人才得知《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存在,并且合同约定的租赁物全部用于冠县赛雅工业化厂房项目工程。而该项目是案外人杜光勇冒用上诉人的名义承包的,上诉人不知情也未参与施工,叶纪良对上述事实是明知的。4.从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足以证实叶纪良是与金峰租赁场存在租赁合同,与上诉人无关。从金峰租赁场提交的租赁物明细、欠条等,叶纪良均是以个人名义出具的,并没有表明系海华公司的代理人,金峰租赁场也予以认可,其对叶纪良不能代表海华公司是明知的。三、一审法院对叶纪良与海华公司关系、租赁合同性质以及司法鉴定等作出错误认定,其援引的法律依据也是错误的。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为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并对被上诉人金峰租赁场和叶纪良的妨碍诉讼程序的行为作出处罚。

被上诉人金峰租赁场辩称,一、上诉人海华公司作为原审被告主体完全适格。原一审判决将“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误写为“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但已裁定更正。一审法院重审本案时,依法向海华公司送达了起诉状、传票等法律文件,海华公司亦已签收并如期参与庭审,现却以被撤销的判决名称有误为由主张主体不适格,无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二、叶纪良与答辩人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时,明确声称其为海华公司承接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负责人,并向答辩人提供了加盖海华公司编号为3707860002701公章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范文本》,以证明涉案工程系海华公司承包施工,同时叶纪良应答辩人要求,在与答辩人签订的《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上也由其公司即“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加盖了公司公章并由发包方民生公司提供了担保,且事后答辩人所有的租赁工具均按照租赁合同约定全部发货到海华公司承包的涉案工程工地上。上述客观事实足以使答辩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叶纪良与答辩人签订租赁合同的行为,系代表海华公司的职务行为,答辩人在确定上述两份合同公章显示的公司名称及编号一致、及其发包方提供担保并加盖公章的情况下,无任何义务再去相关鉴定结构鉴定盖公章真伪,且答辩人在签订合同当时亦不可能知道该公章真伪。原审庭审中,海华公司未就其在对外业务中是否使用过公司其他印章予以回复,其提交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及《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海华公司的印章系伪造。退一步讲,即使该公章如海华公司所称系私刻,根据上述事实,答辩人作为善意第三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叶纪良系海华公司涉案工程的代理人,其行为足以认定为职务行为,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海华公司理应承担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叶纪良辩称,一、本案经再审发回重审后,法院已依法向上诉人送达了相关法律文书,上诉人的名称已经发生了变更,上诉人辩称主体不适格的情形已经消失。二、答辩人仅系涉案工程的施工人员,并且所租赁的建设器材也用于了涉案工程,答辩人仅在上诉人工作人员杜光勇的要求下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签属租赁合同,并由杜光勇加盖上诉人的公章,该合同对上诉人具有约束力,上诉人应该对外承担责任。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原审被告民生公司述称,在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我公司履行了一个善良善意人的注意义务,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我公司已经将原审判决的义务全部履行,尊重人民法院的判决。

金峰租赁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三被告支付尚欠原告的建筑器材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原告因丢失钢管、扣件、顶丝、木架板、钢管造成的损失149133.55元,并以1154173.5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向原告支付自2015年1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违约金。

一审法院重审认定事实:2013年9月23日,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设备租赁站(原告更名前名称,甲方)与海华公司(乙方)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合同约定以下主要内容:“1.施工地址为冠县赛雅工业化厂区;2.租赁器材为钢模板、回形销、钢管、扣件、固定角膜、丝杠、木架板;3.租赁期限:自乙方提货之日起至乙方交回所有租赁物之日止,以发货单据为准;4.违约责任:乙方应在还清租赁物后十五日内,按约定支付全部租金及损失费等费用,逾期未付加收所欠租金每月百分之八的违约金。”合同还约定了租赁器材使用、保养、丢失、损坏、赔偿等事项。甲乙双方分别在合同上加盖公章并分别由林金峰、叶纪良签名,民生公司在合同担保人处加盖公章。

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将租赁器材等租赁物送至施工工地冠县赛雅工业化工区。租赁期满后,叶纪良于2015年1月30日向原告出具欠据,欠据主要内容为:“今欠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设备租赁站钢管、扣件、架板租赁费壹佰万伍仟零肆拾元整(1005040元),欠钢管、扣件、顶丝、木架板、钢管接头丢失赔偿款壹拾肆万玖仟壹佰叁拾叁点伍伍元(149133.55元),以上共欠壹佰壹拾伍万肆仟壹佰柒拾叁点伍伍元(1154173.55元),欠款人叶纪良2015年1月30日。”

2015年5月13日,原告起诉海华公司、民生公司,要求支付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损失149133.55元,并支付违约金。2015年11月9日,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号民事判决:一、被告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机械设备租赁站建筑器材租赁费及租赁物丢失赔偿款共计1154173.55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以1154173.55元为基数,自2015年1月31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二、被告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被告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追偿。判决书作出后,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6日作出(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2号民事裁定:将判决书中“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更正为“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海华公司未履行该判决所确定的义务,民生公司已向原告履行了该判决所确定的义务。

本案审理期间,原告提交了2013年9月13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该合同文本载明:发包方为民生公司,分包方为海华公司,工程名称为工业化厂房2#、4#、6#,工程地点为冠县,承包范围为基础工程、主体结构工程、二次结构工程、脚手架工程等,承包方式采用扩大型劳务承包方式,海华公司提供周转材料、模板、钢管、扣件等周转材料。民生公司、海华公司均在合同上加盖公司印章,杜光勇代表海华公司签名。

海华公司认为《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海华公司的印章均系伪造,并提交了日照浩德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为:2013年9月13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海华公司的印章与海华公司提供的公司印章不属于同一枚印章。

法院在庭审时向海华公司询问了以下问题:一、其主张《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海华公司的印章均系伪造,是谁伪造的印章?二、除其备案的公司印章外,海华公司是否在对外业务中使用过公司其他印章?三、在本案中是否申请对《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中海华公司印章的真伪进行司法鉴定?在法院指定期限内海华公司未对以上第一、第二个问题进行答复,对第三个问题的答复是不申请司法鉴定。

庭审时,叶纪良称其是涉案劳务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在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时系海华公司的工作人员杜光勇加盖了海华公司的印章,其应杜光勇的要求在合同上签名,并根据杜光勇的要求出具了结算单。民生公司称《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中海华公司的印章是真实的,杜光勇系海华公司涉案工程的负责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一、海华公司的主体是否适格;二、原告与海华公司所签订的《建筑器材租赁合同》是否合法有效;三、叶纪良向原告出具结算单的行为是代表海华公司还是叶纪良的个人行为;四、叶纪良、民生公司应否承担责任。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法院在审理原告诉海华公司、民生公司(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号案件时,虽然在判决书中将“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误写为“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但判决书作出后即裁定进行了更正。同时,海华公司申请再审后,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撤销(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重审过程中,法院已依法向海华公司送达了起诉状、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件,被告名称已变更为“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海华公司辩称其主体不适格的事实基础已不存在,故海华公司在程序上属于适格主体。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叶纪良系涉案劳务分包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且租赁器材也用于涉案工程,原告在对民生公司与海华公司于2013年9月13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的内容、海华公司的印章进行审验后,有理由相信海华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故由叶纪良签名并在《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加盖与《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海华公司的印章编号相同的印章的情况下,原告有理由相信叶纪良签名并加盖海华公司印章的行为属于代表海华公司的行为,故依法确认《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合法有效,对海华公司具有约束力。海华公司虽然认为《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及《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海华公司的印章系伪造,但其并未提供伪造印章的单位或个人,也未就其是否在对外业务中使用过公司其他印章予以回复,同时,其在本案中申请对印章的真伪进行司法鉴定后又撤回鉴定申请,其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及《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的海华公司的印章系伪造。

关于第三个焦点问题。根据叶纪良向原告出具的结算单内容,叶纪良作为实际施工人使用了原告出租的器材,结合第二个焦点问题的理由,原告同样有理由相信叶纪良系代表海华公司与原告进行结算,海华公司应对叶纪良的结算行为承担责任。海华公司应向原告支付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原告损失149133.55元,并以100504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海华公司、民生公司均未要求调整违约金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5年1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

关于第四个焦点问题。因叶纪良的行为系代表海华公司的行为,原告要求其承担责任,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民生公司辩称《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中其公司印章系伪造,但未提交相关证据,其辩解意见不予采信。民生公司作为《建筑器材租赁合同》的保证人,因未约定保证方式,故其应依法与海华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海华公司应向原告支付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原告损失149133.55元,并以100504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向原告支付自2015年1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民生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民生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海华公司追偿。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规定,判决:一、被告海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金峰租赁场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原告金峰租赁场损失149133.55元;二、被告海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100504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向原告金峰租赁场支付自2015年1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三、被告民生公司对以上第一、第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被告民生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海华公司追偿;五、驳回原告金峰租赁场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188元,由被告海华公司、民生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上诉人海华公司提交证据如下:证据一、(2016)鲁1525民初571号案件质证笔录(复印件),拟证明金峰租赁场明知叶纪良无权代表海华公司,仍恶意串通叶纪良代表海华公司签属法律文书,金峰租赁场起诉海华公司明显具有恶意,属于虚假诉讼。证据二、(2019)鲁15民终2214号案件调查笔录(复印件)及民事判决书(裁判文书网打印件),拟证明1.在叶纪良诉杜光勇、海华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生效裁判文书已经认定杜光勇私刻海华公司印章的事实,海华公司不是案涉劳务合同一方当事人,不应承担还款责任。2.劳务分包施工合同与本案租赁合同加盖的印章均是杜光勇私刻的同一枚印章。3.生效裁判文书并没有认定叶纪良与海华公司是表见代理。4.在该案中,叶纪良和民生公司均主张民生公司代付的案涉租赁费已经折抵工程款,且认定海华公司不是案涉分包合同的当事人,故一审判决第四项判决民生公司有权向海华公司追偿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金峰租赁场对上诉人提交的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质证笔录、调查笔录的真实性有异议,该两份笔录均未加盖法院档案室公章,没有证据效力;对判决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1.即使叶纪良在(2016)鲁1525民初571号案件中叙述是金峰租赁场的代理人让其代签海华公司的法律文书,因金峰租赁场及代理人非该案当事人,也未参与该案庭审,叶纪良所述亦未通过庭审质证,也非公安机关经调查确认的事实,仅为其单方口述,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效力。2.因被上诉人未参与(2019)鲁15民终2214号案件庭审,对该案事实不清楚。且该案于2019年8月份开庭,上诉人依据该案认定被上诉人于2015年起诉的(2015)聊东商初字第813号一案中公章系私刻,显然没有任何证据效力。被上诉人在当时作为善意第三人没有任何义务去找专业机构鉴定该公章是否真伪,且通过叶纪良提供的相关合同材料及原审被告民生公司提供担保并加盖公章的行为,被上诉人有理由相信该公章系真实的,叶纪良系职务行为。

被上诉人叶纪良对上诉人提交的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一代理人不清楚,不了解。对证据二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该案二审笔录已经明确显示杜光勇私刻上诉人公章对外签属合同侵害了上诉人权益,但上诉人未依法维权,不排除双方存在从属关系的可能,对外其他人有理由相信该公章系上诉人公章。杜光勇加盖公章的行为系上诉人的行为,上诉人理应对外承担责任。

原审被告民生公司对上诉人提交的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证据一、二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涉案租赁合同是2013年9月份签订的,直到2016年或者2019年下半年才认定公章为假或者公章引起怀疑,在这个过程中民生公司没有任何过错,如果人民法院认定涉案合同无效,民生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涉案合同的纠纷判决后,经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民生公司承担了完全的担保责任。

综合本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本院认定如下:2013年9月23日,金峰租赁场与叶纪良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该合同载明:出租方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设备租赁站,承租方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施工单位冠县民生置业有限公司,施工地址赛雅工业化厂区,租赁期限即计费期间自承租方提货之日起至承租方交回所有租凭之日止以收发货单据为准;合同还记载了双方对租赁物资、租金结算方式、使用和保养、违约责任等约定内容。该合同出租方处加盖有“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机械设备租赁站”印章并有林金峰的签名,承租方处有叶纪良的签名并加盖有“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担保人处加盖有民生公司印章。上述《建筑器材租赁合同》签订后,金峰租赁场按合同约定将租赁器材等租赁物送至施工工地冠县赛雅工业化工区。租赁合同履行期间,金峰租赁场收到叶纪良支付的租赁费86万元。2015年1月30日叶纪良向金峰租赁场出具欠据,主要内容为:“今欠聊城市东昌府区金峰建筑设备租赁站钢管、扣件、架板租赁费壹佰万伍仟零肆拾元整(1005040元),欠钢管、扣件、顶丝、木架板、钢管接头丢失赔偿款壹拾肆万玖仟壹佰叁拾叁点伍伍元(149133.55元),以上共欠壹佰壹拾伍万肆仟壹佰柒拾叁点伍伍元(1154173.55元),欠款人叶纪良2015年1月30日。”2015年5月13日,金峰租赁场以“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民生公司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一审法院重审中,金峰租赁场申请追加叶纪良为被告参加诉讼,并要求其承担还款责任。

本案诉讼中,海华公司主张其与金峰租赁场没有签订过租赁合同,更没有使用过其租赁物,且金峰租赁场起诉的是“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负责人是叶纪良,与海华公司的名称及法定代表人为赵海均不相符。金峰租赁场陈述其已履行了租赁合同义务,该租赁合同为叶纪良提供,经对比与海华公司和民生公司签订的劳务分包合同公章一致,金峰租赁场有充分理由相信“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系海华公司的曾用名,叶纪良与金峰租赁场签订租赁合同的行为系代表海华公司的职务行为。叶纪良陈述其系案涉劳务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所租赁的建设器材也用于了涉案工程,其在海华公司工作人员杜光勇的要求下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签署了《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并由杜光勇加盖了海华公司的印章;叶纪良与海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其是根据杜光勇的要求出具了结算单。

另查明,2013年9月13日,案外人杜光勇与民生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该劳务分包施工合同载明:发包方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分包方潍坊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工程名称为工业化厂房2#、4#、6#,工程地点为山东冠县,承包范围为基础工程、主体结构工程、二次结构工程、抹灰、脚手架工程等,合同并载明了承包方式、工期、质量和标准、合同单价及结算、双方责任等内容。民生公司在合同上签署签约人姓名并加盖民生公司印章,杜光勇在合同上签其名字并加盖了其私刻的“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民生公司系基于朋友介绍与杜光勇签订上述合同,在签订该合同时未对海华公司的情况进行审查。

2013年9月22日,杜光勇与叶纪良、顾兴康签订《外加工程及内架租赁承包工程》,该合同显示:甲方潍坊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乙方叶纪良(顾兴康),为安全、高效完成冠县赛雅工业化厂房项目工程,双方经共同协商,就外架搭设钢管、扣件内架租赁事宜签订协议,其中有关租赁材料的租金、往返运输、装卸及现场材料保管(材料采购费、折旧费、缺损及丢失等)一切费用约定由乙方负担,合同并载明承包工作内容及范围、承包价格及结算方式、质量要求、双方责任等内容。杜光勇在合同中甲方负责人签字处签其名字并加盖“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叶纪良、顾兴康在乙方负责人签字处签名。

在叶纪良、顾兴康诉海华公司、民生公司、杜光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审理过程中,海华公司对上述《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和《外加工程及内架租赁承包工程》所加盖“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的真伪提出质疑。经法院委托,日照浩德司法鉴定所于2016年11月17日作出日浩司鉴所[2016]文鉴字第843号文书鉴定意见书,该鉴定书载明:2013年9月13日《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和2013年9月22日《外加工程及内架租赁承包工程》中存疑“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公章印文系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将2枚存疑印文分别与海华公司公章样本印文比对,在印文规格特征、文字间相对位置、整体重合性以及文字笔画、线条形态、布局、印面墨迹分布特征和边框纹形等特征方面存在明显差异;鉴定结论为该存疑公章印文与海华公司公章样本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在该案诉讼中,杜光勇确认其在与民生公司签订合同时使用的“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系其私刻,用完后已销毁。杜光勇还主张其与海华公司系口头挂靠关系,海华公司不予认可,杜光勇亦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法院未予采信。

对于上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本院于2019年10月8日作出(2019)鲁15民终2214号民事判决,认定“民生公司与杜光勇之间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杜光勇与叶纪良、顾兴康之间存在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关系。民生公司具有发包人身份,杜光勇系违法分包人,叶纪良、顾兴康为实际施工人”“海华公司对叶纪良、顾兴康不负有支付工程款的义务”。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认为,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为,海华公司与金峰租赁场是否存在租赁合同关系,应否承担本案租赁费、违约金以及损失赔偿的支付义务。

首先,根据本案现已查明的事实以及当事人的陈述,不能认定海华公司参与了《建筑器材租赁合同》的签订、履行等事宜。叶纪良既不是海华公司的股东、员工,与海华公司之间也不存在代表或代理关系,且根据叶纪良与杜光勇签订的《外加工程及内架租赁承包工程》约定内容,案涉分包工程所涉钢管、扣件、接头等材料的租赁费及相关费用系由叶纪良一方承担,因此叶纪良对于其与金峰租赁场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和海华公司无关是明知的。尽管叶纪良主张是在海华公司工作人员杜光勇的要求下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签署的租赁合同,并由杜光勇加盖海华公司的公章,但对杜光勇与海华公司之间的关系以及所签租赁合同是否为杜光勇的授意,叶纪良并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且结合本院(2019)鲁15民终2214号生效民事判决对海华公司与民生公司、叶纪良之间均不存在案涉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关系的认定、以及杜光勇使用其私刻的海华公司印章签订涉案关联合同的事实,本案不能认定海华公司是《建筑器材租赁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并实际参与了该租赁合同的签订和履行。

其次,综合本案事实证据,不能认定叶纪良与金峰租赁场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的行为系代表海华公司的职务行为。本案中,金峰租赁场主张其与叶纪良签订租赁合同时对2013年9月13日《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的内容和海华公司的印章进行了审验,且租赁器材也用于上述合同所涉工程,故由叶纪良签名并在租赁合同上加盖与《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海华公司印章一致的印章的情况下,其有理由相信叶纪良的行为即代表海华公司的行为。经查,《建筑器材租赁合同》载明的承租方为“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载明的分包方为“潍坊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二者名称明显不符,与合同所加盖的“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印章名称亦不相符,而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的内容,也并未显示与叶纪良有关的任何事项,因此,金峰租赁场在签订上述租赁合同时并未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再结合《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示范文本》中“高密市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的印章系杜光勇用其私刻印章所加盖、海华公司并未实际参与该劳务分包合同的签订和履行、海华公司与叶纪良也无任何关系的事实,金峰租赁场的上述理由并不充分,不能成立。

再次,叶纪良与金峰租赁场签订《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并出具结算字据的行为系其个人行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叶纪良系涉案劳务分包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且租赁器材也用于涉案工程,同时结合前述两项理由,上述租赁合同对海华公司并不具有约束力,故叶纪良虽以“海华公司”的名义与金峰租赁场签订了《建筑器材租赁合同》,但其本人才是实际的合同签订及履行主体,因此,应认定叶纪良与金峰租赁场存在案涉租赁合同关系,并由其作为承租方承担相应款项的支付义务。另,民生公司作为上述租赁合同承租方的担保人,因合同未明确约定保证方式,依法对叶纪良的付款义务承连带保证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综上所述,海华公司与金峰租赁场之间不存在租赁合同关系,《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对海华公司不具有约束力。一审法院认定海华公司为本案的责任主体有误,应予纠正。另,海华公司主张因金峰租赁场在原一审起诉的是“高密市潍坊海华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故海华公司在本案中主体不适格。对该问题,一审法院在重审中的分析认定并无不当,对此二审不再赘述。

据此,海华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二百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2018)鲁1502民初9512民事判决;

二、被告叶纪良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租赁费1005040元、赔偿原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损失149133.55元;

三、被告叶纪良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100504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向原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支付自2015年1月30日至实际给付之日的逾期付款违约金;

四、被告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对以上第二、第三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被告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叶纪良追偿;

六、驳回原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5188元,由叶纪良、山东民生置业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5188元,由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金峰建筑机械租赁场、叶纪良均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尹继阳

审判员  李中栋

审判员  张 磊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梁春梅

书记员王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