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办公电话:0531-89651166    

邮箱:maxianglong8888@163.com

地址: 济南市西部新城恒大财富中心2号楼1702室

庭审研究

拥抱大律师时代的来临

更新时间:2020-03-20 18:15:11 点击数:772

拥抱大律师时代的来临

拥抱大律师时代的来临

 

在英国,大律师与小律师之间有严格的界线。大律师是出庭律师,小律师是事务律师。在中国,我们没有详细的律师分类。只要获得律师执业许可证,无论案件类型如何,所有的律师都可以从基层法院出庭到最高院。

显然,本文提到的大律师与出庭律师不是同一概念。那么,什么是大律师?大律师时代如何界定?这与本书的主旨有何关系?也许您会疑惑,这也正是我困惑之处。

在司法实践中,律师发问权往往得不到落实,从而导致很多案件败诉的结果,或者使很多案件大费周章,当事人不堪其扰。近年来,我对律师发问权的行使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有喜悦,也有痛楚,这在本书中均有提及。伴随着对律师发问权的探究,大律师时代来临的观点在我的头脑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2017年12月2日,我在滨州举办了第一次研讨会,与同行分享庭审发问方面的实务经验。通过交流与碰撞,我强烈意识到律师发问权的行使困境是同行普遍关注的问题,亟待解决。关注到高校和其他研究机构学者们的评论和意见对司法的影响力逐年增加,我开始探索与政法类院校合作,寻求法庭之外的力量支持。

在2018年、2019年,我分别与山东政法学院、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磋商成立元华庭审研究中心事宜。2019年3月4日,我以单位的名义与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联合成立元华庭审研究中心,旨在促进庭审研究成果的及时全面有效转化和传播,呼吁更多的法学界人士关注当事人发问权问题,引起司法机关、立法机关重视,推动司法改革。2019年4月27日,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元华庭审研究中心举行第一次“庭审发问技巧与策略”学术研讨会,我在会上分享了大律师时代来临的观点。会后,我又对这个粗略的观点进行反复思考,认为有必要和大家分享,旨在引玉。

其一,关于大律师的概念。我深知无知,不敢妄下定义,只提出大律师的几个特征,期待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基于中国的社会制度和思想文化传统,在内在精神层面上,大律师要具有法律至上的信仰和强烈社会责任感。在外在影响力方面,大律师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引领律师行业的发展。内在精神属性是我们衡量一名律师是否是大律师的关键因素。

其二,关于大律师时代来临的时间节点。2012年,通过了《刑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这是中国法治的巨大进步。虽然诉讼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但从司法改革和律师事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这是大律师时代来临的时间节点。

其三,关于大律师时代来临的标志性事件。在司法制度改革方面,员额制改革促进了法官队伍精英化,法律实践的专业化水平逐步加深。在律师权益保护方面,自2012年《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修正案通过以来,我国出台一系列司法解释,以保障律师合法权益,推进庭审实质化,逐渐完善诉讼制度。在律师队伍发展方面,根据《全面深化司法行政改革纲要(2018-2022)》确定的目标,到2022年全国律师总数将达到 62万人。近年来,律师数量将会有持续而显著的增长。在法治文化建设方面,《律政佳人》、《精英律师》等影视作品的涌现,进一步呼唤着大律师时代的到来。

不可忽视的是,伴随着大律师时代的到来,我国在社会、法律、教育等层面还存在不少缺陷。例如,法律人才培养方面的漏洞、证据规则的不完善、司法腐败以及律师社会地位低下等,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需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大律师时代已经来临,这个观点在探索律师发问权的过程中逐步形成。我们用这本书为大律师时代的到来吹响号角。在本书撰写过程中,许多学者、法官和律师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积极参与编写,提出了宝贵的意见与建议。这就是良善良能,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期待更多的专家、学者以及法律实务工作者关注律师发问权问题,呼吁最高法院发布司法解释,完善当事人发问权制度。这就是本书的目的所在。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本书中存有诸多疏漏和不足之处。我们诚邀专家、同行批评指正,提出宝贵意见!